孟子 · 第十五节

孟子曰:“圣人,百世之师也,伯夷、柳下惠是也。故闻伯夷之风者,顽夫廉,懦夫有立志;闻柳下惠之风者,薄夫敦,鄙夫宽。奋乎百世之上。百世之下,闻者莫不兴起也。非圣人而能若是乎,而况于亲炙之者乎?”

译文:

译文
孟子说:“圣人,是百世人民的老师,伯夷、柳下惠就是这样的圣人。因此,听到伯夷高风亮节的人,贪婪者都会变得廉洁,懦弱的人也会长志气。听到柳下惠高风亮节的人,刻薄者也会变得敦厚,见识浅薄者也会变得宽宏大量。百世以前奋发进取,百世以后,听说这些的人无不感动振作。如果不是圣人,谁能够有如此的作为?何况是那些亲自受到圣人熏陶的人呢?”

注释
鄙夫:《左传·宣公十四年》:“过我而不假道,鄙我也。”《论语·阳货》:“鄙夫可与事君也与哉!”《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鄙贱之人,不知将军宽之至此也。”《晋书·董京传》:“鱼悬兽槛,鄙夫知之。”这里用为形容见识浅薄的人之意。

章节信息
浏览: 最近更新:2018-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