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 · 列御寇

列御寇之齐,中道而反,遇伯昏瞀人。伯昏瞀人曰:“奚方而反? ”曰:“吾惊焉。”曰:“恶乎惊?”曰:“吾尝食于十浆而五浆先 馈。”伯昏瞀人曰:“若是则汝何为惊已?”曰:“夫内诚不解,形 谍成光,以外镇人心,使人轻乎贵老,而赍其所患。夫浆人特为食羹 之货,无多余之赢,其为利也薄,其为权也轻,而犹若是,而况于万 乘之主乎!身劳于国而知尽于事。彼将任我以事,而效我以功。吾是 以惊。”伯昏瞀人曰:“善哉观乎!女处已,人将保汝矣!”无几何 而往,则户外之屦满矣。伯昏瞀人北面而立,敦杖蹙之乎颐。立有间 ,不言而出。宾者以告列子,列子提屦,跣而走,暨于门,曰:“先 生既来,曾不发药乎?”曰:“ 已矣,吾固告汝曰:人将保汝。果保汝矣!非汝能使人保汝,而汝不 能使人无保汝也,而焉用之感豫出异也。必且有感,摇而本性,又无 谓也。与汝游者,又莫汝告也。彼所小言,尽人毒也。莫觉莫悟,何 相孰也。巧者劳而知者忧,无能者无所求,饱食而敖游,汎若不系之 舟,虚而敖游者也!

“郑人缓也,呻吟裘氏之地。祗三年而缓为儒。河润九里,泽及三 族,使其弟墨。儒墨相与辩,其父助翟。十年而缓自杀。其父梦之曰 :‘使而子为墨者,予也,阖尝视其良?既为秋柏之实矣。’夫造物 者之报人也,不报其人而报其人之天,彼故使彼。夫人以己为有以异 于人,以贱其亲。齐人之井饮者相捽也。故曰:今之世皆缓也。自是 有德者以不知也,而况有道者乎!古者谓之遁天之刑。圣人安其所安, 不安其所不安;众人安其所不安,不安其所安。

“庄子曰:‘知道易,勿言难。知而不言,所以之天也。知而言之 ,所以之人也。古之人,天而不人。’朱泙漫学屠龙于支离益,单千 金之家,三年技成而无所用其巧 。圣人以必不必,故无兵;众人以不必必之,故多兵。顺于兵,故行 有求。兵,恃之则亡。小夫之知,不离苞苴竿牍,敝精神乎蹇浅,而 欲兼济道物,太一形虚。若是者,迷惑于宇宙,形累不知太初。彼至 人者,归精神乎无始,而甘冥乎无何有之乡。水流乎无形,发泄乎太 清。悲哉乎!汝为知在毫毛而不知大宁。”

宋人有曹商者,为宋王使秦。其往也,得车数乘。王说之,益车百 乘。反于宋,见庄子,曰:“夫处穷闾厄巷,困窘织屦,槁项黄馘者 ,商之所短也;一悟万乘之主而从车百乘者,商之所长也。”庄子曰 :“秦王有病召医。破痈溃痤者得车一乘,舐痔者得车五乘,所治愈 下,得车愈多。子岂治其痔邪?何得车之多也?子行矣!”

鲁哀公问乎颜阖曰:“吾以仲尼为贞幹,国其有瘳乎?”曰:“殆 哉圾乎!仲尼方且饰羽而画,从事华 辞。以支为旨,忍性以视民,而不知不信。受乎心,宰乎神,夫何足 以上民!彼宜女与予颐与,误而可矣!今使民离实学伪,非所以视民 也。为后世虑,不若休之。难治也!”施于人而不忘,非天布也,商 贾不齿。虽以事齿之,神者弗齿。为外刑者,金与木也;为内刑者, 动与过也。宵人之离外刑者,金木讯之;离内刑者,阴阳食之。夫免 乎外内之刑者,唯真人能之。

孔子曰:“凡人心险于山川,难于知天。天犹有春秋冬夏旦暮之期 ,人者厚貌深情。故有貌愿而益,有长若不肖,有慎狷而达,有坚而 缦,有缓而悍。故其就义若渴者,其去义若热。故君子远使之而观其 忠,近使之而观其敬,烦使之而观其能,卒然问焉而观其知,急与之 期而观其信,委之以财而观其仁,告之以危而观其节,醉之以酒而观 其侧,杂之以处而观其色。九徵至,不肖人得矣。”

正考父一命而伛,再命而偻,三命而俯,循墙而走,孰敢不轨!如 而夫者,一命而吕钜,再命而于车上舞,三命而名诸父。孰协唐许? 贼莫大乎德有心而心有睫,及其有睫也而内视,内视而败矣!凶德有 五,中德为首。何谓中德?中德也者,有以自好也而吡其所不为者也 。穷有八极,达有三必,形有六府。美、髯、长、大、壮、丽、勇、 、敢,八者俱过人也,因以是穷;缘循、偃仰、困畏,不若人三者俱 通达;知慧外通,勇动多怨,仁义多责,六者所以相刑也。达生之性 者傀,达于知者肖,达大命者随,达小命者遭。

人有见宋王者,锡车十乘。以其十乘骄稚庄子。庄子曰:“河上有 家贫恃纬萧而食者,其子没于渊,得千金之珠。其父谓其子曰:‘取 石来锻之!夫千金之珠,必在九重之渊而骊龙颔下。子能得珠者,必 遭其睡也。使骊龙而寐,子尚奚微之有哉!’今宋国之深,非直九重 之渊也;宋王之猛,非直骊龙也。子能得车者,必遭其睡也;使宋王 而寐,子为赍粉夫。”

或聘于庄子,庄子应其使曰:“子见夫牺牛乎?衣以文绣,食以刍 叔。及其牵而入于大庙,虽欲为孤犊,其可得乎!”

庄子将死,弟子欲厚葬之。庄子曰:“吾以天地为棺椁,以日月为 连璧,星辰为珠玑,万物为赍送。吾葬具岂不备邪?何以加此!”弟 子曰:“吾恐乌鸢之食夫子也。”庄子曰:“在上为乌鸢食,在下为 蝼蚁食,夺彼与此,何其偏也。”以不平平,其平也不平;以不徵徵 ,其徵也不徵。明者唯为之使,神者徵之。夫明之不胜神也久矣,而 愚者恃其所见入于人,其功外也,不亦悲夫!

译文:

郑国的列御寇先生,亦即列子,独自东去齐国旅游。 半路上向后转,折回郑国,城外遇见隐士伯昏瞀人。昏是 幽暗,瞀是弱视。隐士废弃姓名,自称昏瞀,自嘲罢了。 伯昏瞀人深感意外,问:“怎么又回来啦?旅途有妨碍, 国境戒严了?”

列子说:“太可怕啦。”

伯昏瞀人问:“怕啥?”

列子说:“路上吃喝十家粥店,五家不收钱,硬要招 待我。”

伯昏瞀人间:“白吃白喝,有啥可怕?”

列子说:“满腹文采作怪,一脸神光照人,吓慑了卖 粥的,不敢不额外的敬老尊贤呀。这样招摇过市,会给自 己惹麻烦的。可怜那些店主,路边搭个草棚棚,豆浆面茶 黄米粥,小本经营,赚一点点蝇头微利,无权无势,可都 晓得敬老是仁啦尊贤是义啦什么的,何况那权势赫赫的齐 国国王!他是昏君那就好了,可惜不是。据说他很英明, 日夜操劳国家大事,极有见识。他很可能拉我做官,逼我 卖力。天哪,我怕的正是这个!”

伯昏瞀人点头说:“妙,妙。高见,高见。满腹文采 外露,你就躲了,别人也会撞上门来。”

列子回到家中,继续著书,不敢再想旅游。

几天以后,伯昏瞀人去看列子,走进大门就发现客厅 外摆满皮靴麻履草鞋,厅内人声嘈杂,喧宾夺主。伯昏瞀 人站在厅外向内探望,不愿进去,下颏搁在拐杖龙头,侧 耳倾听。听了片刻,全是空话,便悄悄离去了。

客厅内有来宾眼睛尖,看见客厅外伯昏瞀人来了又走 了,便告诉列子。列子跨出客厅,提起鞋子顾不得穿,慌 慌张张的光着脚板追到大门,挽留伯昏瞀人,说:“先生 既然光临,怎能不赐教呀。”

伯昏瞀人说:“还有什么可讲的呢。我早就提醒你, 他们会撞上门。果然,一窠马蜂似的扑到你家来了。你别 得意。这绝非因为你有魅力吸引宾客登门瞻仰,而是因为 你太无能,你没有本领使别人不撞上门来。谁叫你逗人爱 ,大出其风头哟?谁也没有叫你,是你自己摇动树身,弄 得枝叶哗哗响,这就太没意思了。挤在客厅内的那些家伙 不会对你有所忠告,他们甜言蜜语,句句含有毒素。你却 不醒不悟,竟同他们混熟。逗人爱的智巧,你要丢掉才好 。愈巧愈劳苦,多智多忧愁,忘巧忘智,让他们笑你无能 吧,无能又怎样,无能的人无所求。做一个逍遥的无能者 ,三餐饱肚,四方旅游。小船漂泊人海,不靠谁家码头。 道心虚寂,跃入玄境,最美妙的精神享受。”

战国以前,郑国有一个读书人,名缓,姓什么已难考 查,后人叫他郑缓。郑缓离开故乡,考入一所大学,儒家 办的,校址设在裘家祠堂。郑缓在校唪诵儒典,三年毕业 ,取得儒师资格。回乡办学,招收附近九村亲戚家的子弟 ,培养他们成为儒生。当时儒家并不吃香,吃香的是墨家 ,所以郑缓安排弟弟郑翟到外地读墨家办的大学。儒家墨 家,道路不同,主义互异,常常论战。郑翟毕业回家,当 然敌视郑缓。兄弟俩免不了主义冲突,常常在饭桌上打嘴 仗。每次冲突,郑老太爷总是站在老二郑翟这边,批判老 大郑缓。家中墨风压倒儒风,横扫长兄面子。如此冲突十 年,郑缓恨父亲老不死,自杀抗议。郑缓死后,儒魂不散 ,托梦给郑老太爷,说:“你那个老二投靠墨家,完全是 我一手造成的。自作自受哟!自讨苦吃哟!去看看我的坟 墓吧,楸树柏树结满了苦果哟!”

真是郑缓一手造成的吗?我看未见得吧。

大自然塑造人,给他天赋,亦即自然属性,而不给他 人伪,亦即社会属性。有什么倾向的天赋,就会选择什么 派别的人伪。一个人,扮演儒,扮演墨,是自我选择的结 果,不是谁安排的。郑翟如果没有墨派倾向的天赋,就不 会染上墨派的人伪了。儒派迷信教育功能,认为儒典就能 塑造儒生。这是贪天之功,看不见大自然的作用。郑缓也 许相信自己功能特异,一手便能造个墨弟出来。他因此而 怨弟,而恨父,而抗议,而自杀,未免可笑。在下庄周曾 游齐国,到过济南。济南多泉,凿个浅井,便有泉水涌出 。有个家伙在驿路旁凿得井泉,插个牌牌,上面写着“喝 水莫忘凿井人”。过客饮了,必须给他价钱,还要喊他爷 爷。有那些莽汉子既不给钱也不喊爷,他就要和人家打架 。他说:“泉水是俺一手造出来的,绝不是什么天赋!” 郑缓难道不是这样的人吗!当今战国时代,到哪里都遇见 怨气冲天的郑缓哟。这类家伙自以为是,稍有德养的人都 会笑他们不明智,何况修道者呢。表面看,郑缓是自杀, 其实是被杀。这类家伙违抗了大自然,犯有重罪,判处死 刑,或自己执行,或假手他人。古人说的逆天判刑,便是 如此。

圣人安身于适合自己安身的地方,不安身于不适合自 己安身的地方。相反,众人安身于不适合自己安身的地方 ,不安身于适合自己安身的地方。

庄子说:“学道懂道,不算困难。难在懂了而不夸夸 其谈。懂了而不夸夸其谈,因为他已回归自然。懂了而去 鼓动宣传,热情洋溢的人伪表演,可见他仍然是门外汉。 古代的修道者谨守天真,与一切装腔作势的人伪绝缘。”

武士姓朱,本名失传,爱斩猛兽。杀虎杀熊杀野猪, 他嫌不过瘾,乃拜在屠龙大侠支离溢门下,专科学习斩龙 。三年毕业,交学费已倾家荡产,总算掌握了斩龙术。于 是旅游天下各国,找龙来斩。奈何踏遍五湖四海,找不到 龙。

朱武士的壮举太澎湃了,也太漫漶了,所以大家叫他 朱澎漫,本名遂失传了。他的教师爷,那个自称屠龙大侠 的家伙,为什么名溢呢?泛滥是溢,赚钱也是溢嘛。

有些事情,例如斩兽,按理说必须做,但是圣人认为 可以不做。有些事情,例如斩龙,按理说不必做,但是众 人认为非做不可。

必须做的可以不做,所以圣人不动刀兵。不必做的非 做不可,所以众人砍来杀去。

国家交给军方控制,妄动刀兵,砍来杀去,其结果是 对内榨取,对外掠夺。军队不能没有,但是不要仗恃武力 。仗恃武力,国家必亡。

勿学朱澎漫的愚蠢!谨防支离溢的欺骗!

政界有官有吏,两个阶级。官,美称为大夫。吏,丑 称为小夫,亦即小公务员。在下庄周供职漆园,正是小公 务员,深知其中甘苦。有个小公务员朋友,找我学道。我 说:“老兄,恕我直说,你别生气。一个小公务员的全部 学识,说来可怜,不外乎两方面,一方面曰苞苴,就是送 礼行贿走后门。二方面曰案牍,就是请示报告忙文件。一 天到晚应付这两方面,兢兢业业,操烂了心,跑断了腿, 全是琐碎的鸡毛蒜皮!你累垮了,下班还不歇歇气,要学 什么道,要拯救社会,要教导人群,还要练气功,忘形忘 意忘我,跃入玄境。象你这样的小公务员,在空间的大海 中,在时间的长河里,迷惑多年了吧,看不见的一条绳 子拴死你了,你不可能了解宇宙本源。那些得道的至人, 游心于最美妙的永恒境界,酣睡在非现实的理想国度,行 为如流水不定形,而发源于自然妙理。可悲啊,老兄,你 多年钻研的尽是鸡毛蒜皮,从来不晓得什么是永恒!”

宋国暴君,名偃,野心勃勃,扩张领土,公开称王, 是为宋偃王。宋偃王派曹商去秦国办外交。曹商嘴甜,说 得秦惠王心头舒服,当场赏车数辆,宾馆住下。次日正式 晤谈,秦惠王更加舒服,追赏到一百辆。真光荣!

外交事务办完,曹商回到宋国。宋偃王为曹商摆庆功 宴,亲戚朋友给曹商送贺礼。一百辆车,秦国造的,材料 与工艺堪称第一流,放在南门市场让人参观,同时拍卖。 穷小子曹商终于致富了。

曹商想起昔年同窗有个庄周,为人高傲,现在该去他 那里显显了。庄子住在贫民区小巷内,困在家中打草鞋卖 ,营养不良,面黄肌瘦的真窝囊。贵客来了,庄子点点头 ,忙着打草鞋,无暇款待。

曹商说:“要说无能吧,我也真无能。如果谁叫我窝 窝囊囊的困在贫民区,打草鞋卖,面黄肌瘦的活受罪,那 我承认,的确无能,不敢和老兄比。不过呢,要说有能吧 ,我也多多少少有一点点。这次出差秦国办外交,只要会 晤会晤大国之王,屁股后头就能跟回一百辆车。不瞒你说 ,这一点点能力嘛,我还有!”

庄子说:“怎样会晤会晤,我已风闻。秦惠王生疮, 背部生痈疮,肛门生痔疮,悬赏天下名医会诊。赏格很高 。能给背痈排脓消炎的,每次赏车一辆。能给肛痔吮脓舔 血的,每次赏车五辆。愈卑污的手术,包括嘴术在内,赏 车愈多。你恐怕是包医肛痔,吮舔了二十次的吧?不然怎 能赚得那么多车辆呀!哎哟哟,你真行!”

鲁哀公问隐士颜阖:“我想委孔丘以重任,能拯救鲁 国吗?”

颜阖说:“危险哪!孔丘上台执掌国政,就会搞些不 实用的花架子,念些不兑现的牛皮经,指斜路为正道,狠 心矫情的整顿老百姓,并且认识不到自己的那一套仁啦义 啦全是伪善。象他那样,制定政策凭主观,作出决定靠灵 感,哪有资格高踞百姓头上!他执掌国政,跟你合得来吗 ?请他挑重担,他予以首肯吗?这些都成问题呢。你当他 能拯救鲁国,那就错啦。当今乱世,官方诱使民间做假, 这算什么整顿老百姓呢,给后世积一点德吧,免啦免啦。 拯救鲁国,难难难!”

给了他人一点点好处,记在帐上;挂在嘴上,要求报 偿。这是商贩作风。大自然给万物以生命,要求过报偿吗 ?

商贩作风可鄙可笑,属于人伪,为天真的人所不齿。 当然,士农工商皆属平民,不能把商贩都开除掉。但是, 人类天真精神与大自然保持一致,决不能容纳属于人伪的 商贩作风。

请忘掉吧,如果给了他人好处。

肉体的刑具,有刀有锯有斧有脚镣有手铐,属于金, 有棒有棍有颈枷有指榨有臀板,属于木。灵魂的刑具,有 愧有悔有恨有怕有悲有怒,属于阴阳冲突,内心矛盾。

小人违法犯纪,弄去问罪,肉体惨遭金与木的折磨。 而更多的是普通人,胡乱搞,遇麻烦,弄得下不了台,灵 魂惨遭阴阳冲突的啮啃。

世界上有没有肉体和灵魂皆不受刑的?

有。那就是真人。

孔子说:“山险无从攀登,水险不可游渡。普通人的 内心比险山比险水更险啊,把握不稳,揣摸不透。研读人 心比研读天象困难多了。天象虽然错综复杂,还有春夏秋 冬循环的规律,还有白日黑夜交替的定则。普通人呢,脸 上戴着厚厚的帘幕,胸中藏着深深的城府。所以,有的人 模样憨厚而内心油滑,有的人心肠仁慈而脸貌凶狠,有的 人作风严厉而思想豁达,有的人口气强硬而性格懦弱,有 的人语调宽松而手段猛辣,总之,表象与本质,形式与内 容,很不一致,够你研读。还有的人,当初投奔正义,如 荒漠中的旅客急就清泉解渴,后来背叛正义,如火场的看 客害怕烈焰烧身,这就更加莫名其妙了。所以考核官员不 能单凭印象,应该从九方面观察他。

一、放他外地工作,看他忠实不忠实。二、留他手下 做事,看他恭顺不恭顺。三、压他几副担子,看他能挑不 能挑。四、对他突然提问,看他了解不了解。五、限他短 期完成,看他守信不守信。六、要他经手钱财,看他干净 不干净。七、让他觉得有险,看他动摇不动摇。八、同他 干杯大醉,看他丢丑不丢丑。九、使他接近女色,看他乱 来不乱来。以上九方面考核清楚了,就晓得他是不是品质 恶劣了。”

正考父是孔子的远祖,在宋国做小公务员,连提三级 。一提做小官,立正腰杆弯。二提做大官,逢人背朝天。 三提当部长,走路靠墙边。谦恭自有尊严,在他面前,谁 敢侮慢!

你看那些新贵,一提就变脸,骄傲翻白眼。二提坐高 车,挥手遍街喊。三提老子说了算,什么先圣先贤,通通 滚蛋!

你有善德,不妨随意的露出好表现。可怕的是挖空心 思的做出好表现。而心思又闭塞不通窍。心思闭塞不通窍 ,你就主观主义了,别人在笑你,你还不知道。主观主义 了,你做的表现愈好愈糟!

你有恶德,就要改掉。恶德有五,缘于眼耳嘴鼻心。 眼恶,看偏不看全。耳恶,听顺不听逆。嘴恶,责人不责 己。鼻恶,闻臭不闻香。心恶,爱己不爱人。第一要改掉 的是心恶,此乃恶德之首。心恶的人,自我中心,不合我 心意的通是坏的,轻则诋毁,重则声讨。

倒霉的八个条件。

风度有魅力。美髯黑又密。身高一米八。四肢特发达 。体质真健壮。面孔好漂亮。英雄男子汉。敢闯又敢干。 以上八个条件全得满分,你就要倒霉啦,这辈子完蛋啦, 什么正事都做不成啦。

享福的三项保证。

放弃独立随大流。俯仰听话善应酬。胆小怕事走后头 。以上三项保证全得满分,你就要享福啦,这辈子平安啦 ,什么麻烦都不会惹啦。

受罪的六种因素。

才智。聪明。勇气。主动,仁心。义行。以上六种因 素全得满分,你就要受罪啦。才智聪明,用于社会,为人 卖命,累死你啦。勇气主动,用于工作,招人怨恨,整死 你啦。仁心义行,用于实践,惹人议论,吵死你啦。

懂得人生的大而化之,懂得智能的小而谨之。懂得天 命的顺其自然,懂得人命的碰碰运气。

宋国有个政客向宋偃王献策。暴君宋偃王那天心情好 ,听了很舒服,赏那家伙小车十辆,那家伙请庄子去看他 的车展,意在炫耀。

庄子说:“算了吧。我告诉你一个故事。黄河岸边一 户人家,世世代代编织苇席,赖此糊口。小儿下河游泳, 潜入深渊,闭眼瞎摸,摸得宝珠,价值千金。老父骂小儿 不懂事,说:‘快捡石头来,给我砸碎吧!千金宝珠从来 都是衔在深渊下的黑龙嘴里,你能摸得,那是因为黑龙睡 了!天哪,幸好睡了!要是醒着,俺到哪去捞你尸骨!你 连寒毛也剩不下一根呢!’老兄,宋国政界水深,比深渊 更深哟,你摸不透!宋国暴君心狠,比黑龙更狠哟,你斗 不过!赏你车辆,那是因为暴君睡了。要是醒着,早就斩 你成肉酱啦!”

某王派使臣来聘请庄子去某国做官。庄子回答说:“ 你在宗庙工作过吧?哈,我的记忆不错,虽然头发白了。 宗庙年年祭祀,要宰杀几条牛,供作牺牲。你还记得那些 牺牲牛吗?祭祀前三个月从牧场选出来,披红挂彩,天天 吃嫩草,喝豆浆,不犁田,不拉车,专员饲养,何等气派 !时限一到,牵入宗庙,可怜可怜,想变一条没娘养的小 牛,唉,都办不到啦!”

庄子病危,一群弟子送终。眼看抢救无效。弟子们商 量办后事,都主张葬仪规格要高,否则对不起敬爱的老师 。钱嘛,大家分摊。

病床上庄子说:“天地做我的棺椁,日月做我的双壁 ,星星做我的珍珠,万物做我的殉葬品。超级葬仪早就给 我准备好了,何必你们操办。”

弟子们说:“恐怕秃骛和乌鸦啄食老师哟。”

庄子说:“天葬给秃骛和乌鸦吃,土葬给蝼蛄和白蚊 吃。鸟嘴夺食喂虫,岂不多事!”

用某种不公平的主张去平定社会动乱,已经平定的也 不可能从此平定。用某种不惩罚的方式去惩罚社会弊病, 受到惩罚的也不感到这是惩罚。

古往今来,自作聪明的政治家也不少吧,到底摆不脱 有为主义的支配,终久要受到神圣规律的惩罚。任何聪明 也斗不过神圣规律,历来如此。愚蠢的政治家用他们的偏 见强加于人,功夫都白费了,可悲可叹。

章节信息
浏览: 最近更新:2018-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