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庸 · 第十二章

君子之道,费而隐。

夫妇之愚,可以与知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夫妇之不肖,可以能行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能焉。天地之大也,人犹有所憾。故君子语大,天下莫能载焉,语小,天下莫能破焉。

诗云,「鸢飞戾天;鱼跃于渊。」言其上下察也。

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及其至也,察乎天地。

译文:

译文
君子的道广大而又精微。

普通男女虽然愚昧,也可以知道君子的道;但它的最高深境界,即便是圣人也有弄不清楚的地方,普通男女虽然不贤明,也可以实行君子的道,但它的最高深境界,即便是圣人也有做不到的地方。大地如此之大,但人们仍有不满足的地方。所以,君子说到“大”,就大得连整个天下都载不下;君子说到“小”,就小得连一点儿也分不开。

《诗经》说:“鸢鸟飞向天空,鱼儿跳跃深水。”这是说上下分明。

君子的道,开始于普通男女,但它的最高深境界却昭著于整个天地。

注释
(1)费:广大。隐:精微。
(2)夫妇:匹夫匹妇,指普通男女。
(3)与:动词,参与。
(4)破:分开。
(5)鸢飞戾天,鱼跃于渊:引自《诗经·大雅·旱麓》。鸢,老鹰。戾,到达。
(6)察:昭著,明显。
(7)造端:开始。

章节信息
浏览: 最近更新:2018-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