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记 · 内则

后王命冢宰,降德于众兆民。子事父母,鸡初鸣,咸盥漱,栉縰笄总,拂髦冠緌缨,端韠绅,搢笏。左右佩用,左佩纷帨、刀、砺、小觿、金燧,右佩玦、捍、管、遰、大觿、木燧,偪,屦着綦。妇事舅姑,如事父母。鸡初鸣,咸盥漱,栉縰,笄总,衣绅。左佩纷帨、刀、砺、小觿、金燧,右佩箴、管、线、纩,施縏帙,大觿、木燧、衿缨,綦屦。以适父母舅姑之所,及所,下气怡声,问衣燠寒,疾痛苛痒,而敬抑搔之。出入,则或先或后,而敬扶持之。进盥,少者奉盘,长者奉水,请沃盥,盥卒授巾。问所欲而敬进之,柔色以温之,饘酏、酒醴、芼羹、菽麦、蕡稻、黍粱、秫唯所欲,枣、栗、饴、蜜以甘之,堇、荁、枌、榆免槁薧滫以滑之,脂膏以膏之,父母舅姑必尝之而后退。男女未冠笄者,鸡初鸣,咸盥漱,栉縰,拂髦总角,衿缨,皆佩容臭,昧爽而朝,问何食饮矣。若已食则退,若未食则佐长者视具。凡内外,鸡初鸣,咸盥漱,衣服,敛枕簟,洒扫室堂及庭,布席,各从其事。孺子蚤寝晏起,唯所欲,食无时。由命士以上,父子皆异宫。昧爽而朝,慈以旨甘,日出而退,各从其事,日入而夕,慈以旨甘。父母舅姑将坐,奉席请何乡;将衽,长者奉席请何趾。少者执床与坐,御者举几,敛席与簟,县衾箧枕,敛簟而襡之。父母舅姑之衣衾簟席枕几不传,杖屦只敬之,勿敢近。敦牟卮匜,非馂莫敢用;与恒食饮,非馂,莫之敢饮食。父母在,朝夕恒食,子妇佐馂,既食恒馂,父没母存,冢子御食,群子妇佐馂如初,旨甘柔滑,孺子馂。在父母舅姑之所,有命之,应唯敬对。进退周旋慎齐,升降出入揖游,不敢哕噫、嚏咳、欠伸、跛倚、睇视,不敢唾洟;寒不敢袭,痒不敢搔;不有敬事,不敢袒裼,不涉不撅,亵衣衾不见里。父母唾洟不见,冠带垢,和灰请漱;衣裳垢,和灰请浣;衣裳绽裂,纫箴请补缀。五日,则燂汤请浴,三日具沐,其间面垢,燂潘请靧;足垢,燂汤请洗。少事长,贱事贵,共帅时。男不言内,女不言外。非祭非丧,不相授器。其相授,则女受以篚,其无篚则皆坐奠之而后取之。外内不共井,不共湢浴,不通寝席,不通乞假,男女不通衣裳,内言不出,外言不入。男子入内,不啸不指,夜行以烛,无烛则止。女子出门,必拥蔽其面,夜行以烛,无烛则止。道路:男子由右,女子由左。子妇孝者、敬者,父母舅姑之命,勿逆勿怠。若饮食之,虽不耆,必尝而待;加之衣服,虽不欲,必服而待;加之事,人待之,己虽弗欲,姑与之,而姑使之,而后复之。子妇有勤劳之事,虽甚爱之,姑纵之,而宁数休之。子妇未孝未敬,勿庸疾怨,姑教之;若不可教,而后怒之;不可怒,子放妇出,而不表礼焉。父母有过,下气怡色,柔声以谏。谏若不入,起敬起孝,说则复谏;不说,与其得罪于乡党州闾,宁孰谏。父母怒、不说,而挞之流血,不敢疾怨,起敬起孝。父母有婢子若庶子、庶孙,甚爱之,虽父母没,没身敬之不衰。子有二妾,父母爱一人焉,子爱一人焉,由衣服饮食,由执事,毋敢视父母所爱,虽父母没不衰。子甚宜其妻,父母不说,出;子不宜其妻,父母曰:「是善事我。」子行夫妇之礼焉,没身不衰。

父母虽没,将为善,思贻父母令名,必果;将为不善,思贻父母羞辱,必不果。舅没则姑老,冢妇所祭祀、宾客,每事必请于姑,介妇请于冢妇。舅姑使冢妇,毋怠,不友无礼于介妇。舅姑若使介妇,毋敢敌耦于冢妇,不敢并行,不敢并命,不敢并坐。凡妇,不命适私室,不敢退。妇将有事,大小必请于舅姑。子妇无私货,无私畜,无私器,不敢私假,不敢私与。妇或赐之饮食、衣服、布帛、佩帨、茝兰,则受而献诸舅姑,舅姑受之则喜,如新受赐,若反赐之则辞,不得命,如更受赐,藏以待乏。妇若有私亲兄弟将与之,则必复请其故,赐而后与之。适子庶子只事宗子宗妇,虽贵富,不敢以贵富入宗子之家,虽众车徒舍于外,以寡约入。子弟犹归器衣服裘衾车马,则必献其上,而后敢服用其次也;若非所献,则不敢以入于宗子之门,不敢以贵富加于父兄宗族。若富,则具二牲,献其贤者于宗子,夫妇皆齐而宗敬焉,终事而后敢私祭。

饭:黍,稷,稻,粱,白黍,黄粱,稰,穛。

膳:膷,臐,膮,醢,牛炙。醢,牛胾,醢,牛脍。羊炙,羊胾,醢,豕炙。醢,豕胾,芥酱,鱼脍。雉,兔,鹑,鷃。

饮:重醴,稻醴清糟,黍醴清糟,粱醴清糟,或以酏为醴,黍酏,浆,水,醷,滥。

酒:清、白。

羞:糗,饵,粉,酏。

食:蜗醢而菰食,雉羹;麦食,脯羹,鸡羹;析稌,犬羹,兔羹;和糁不蓼。濡豚,包苦实蓼;濡鸡,醢酱实蓼;濡鱼,卵酱实蓼;濡鳖,醢酱实蓼。腶修,蚳醢,脯羹,兔醢,糜肤,鱼醢,鱼脍,芥酱,麋腥,醢,酱,桃诸,梅诸,卵盐。

凡食齐视春时,羹齐视夏时,酱齐视秋时,饮齐视冬时。凡和,春多酸,夏多苦,秋多辛,冬多咸,调以滑甘。牛宜稌,羊宜黍,豕宜稷,犬宜粱,雁宜麦,鱼宜菰。春宜羔豚膳膏芗,夏宜腒鱐膳膏臊,秋宜犊麑膳膏腥,冬宜鲜羽膳膏膻。牛修,鹿脯,田豕脯,糜脯,麇脯,麋、鹿、田豕、麇,皆有轩,雉兔皆有芼。爵,鷃,蜩,范,芝栭,菱,椇,枣,栗,榛,柿,瓜,桃,李,梅,杏,楂,梨,姜,桂。大夫燕食,有脍无脯,有脯无脍。士不贰羹胾,庶人耆老不徒食。脍:春用葱,秋用芥、豚;春用韭,秋用蓼。脂用葱,膏用薤,三牲用藙,和用酰,兽用梅。鹑羹、鸡羹、鴽,酿之蓼。鲂鱮烝,雏烧,雉,芗无蓼。不食雏鳖,狼去肠,狗去肾,狸去正脊,兔去尻,狐去首,豚去脑,鱼去乙,鳖去丑。肉曰脱之,鱼曰作之,枣曰新之,栗曰撰之,桃曰胆之,柤梨曰攒之。牛夜鸣则庮,羊泠毛而毳、膻,狗赤股而躁、臊,鸟麃色而沙鸣、郁,豕望视而交睫、腥,马黑脊而般臂、漏,雏尾不盈握弗食,舒雁翠,鹄鸮胖,舒凫翠,鸡肝,雁肾,鸨奥,鹿胃。肉腥细者为脍,大者为轩;或曰麋鹿鱼为菹,麇为辟鸡,野豕为轩,兔为宛脾,切葱若薤,实诸酰以柔之。羹食,自诸侯以下至于庶人无等。大夫无秩膳,大夫七十而有阁,天子之阁。左达五,右达五,公侯伯于房中五,大夫于阁三,士于坫一。

凡养老:有虞氏以燕礼,夏后氏以飨礼,殷人以食礼,周人修而兼用之。凡五十养于乡,六十养于国,七十养于学,达于诸侯。八十拜君命,一坐再至,瞽亦如之,九十者使人受。五十异粻,六十宿肉,七十二膳,八十常珍,九十饮食不违寝,膳饮从于游可也。六十岁制,七十时制,八十月制,九十日修,唯绞紟衾冒,死而后制。五十始衰,六十非肉不饱,七十非帛不暖,八十非人不暖,九十虽得人不暖矣。五十杖于家,六十杖于乡,七十杖于国,八十杖于朝,九十者天子欲有问焉,则就其室以珍从。七十不俟朝,八十月告存,九十日有秩。五十不从力政,六十不与服戎,七十不与宾客之事,八十齐丧之事弗及也。五十而爵,六十不亲学,七十致政;凡自七十以上,唯衰麻为丧。凡三王养老皆引年,八十者一子不从政,九十者其家不从政;瞽亦如之。凡父母在,子虽老不坐。有虞氏养国老于上庠,养庶老于下庠;夏后氏养国老于东序,养庶老于西序;殷人养国老于右学,养庶老于左学;周人养国老于东胶,养庶老于虞庠,虞庠在国之西郊。有虞氏皇而祭,深衣而养老;夏后氏收而祭,燕衣而养老;殷人冔而祭,缟衣而养老;周人冕而祭,玄衣而养老。

曾子曰:「孝子之养老也,乐其心不违其志,乐其耳目,安其寝处,以其饮食忠养之孝子之身终,终身也者,非终父母之身,终其身也;是故父母之所爱亦爱之,父母之所敬亦敬之,至于犬马尽然,而况于人乎!」凡养老,五帝宪,三王有乞言。五帝宪,养气体而不乞言,有善则记之为惇史。三王亦宪,既养老而后乞言,亦微其礼,皆有惇史。

淳熬:煎醢,加于陆稻上,沃之以膏曰淳熬。淳毋煎醢,加于黍食上,沃之以膏曰淳毋。

炮:取豚若将,刲之刳之,实枣于其腹中,编萑以苴之,涂之以谨涂,炮之,涂皆干,擘之,濯手以摩之,去其皽,为稻粉糔溲之以为酏,以付豚煎诸膏,膏必灭之,巨镬汤以小鼎芗脯于其中,使其汤毋灭鼎,三日三夜毋绝火,而后调之以酰醢。

捣珍:取牛羊麋鹿麇之肉必脄,每物与牛若一捶,反侧之,去其饵,熟出之,去其饵,柔其肉。

渍:取牛肉必新杀者,薄切之,必绝其理;湛诸美酒,期朝而食之以醢若酰醷。

为熬:捶之,去其皽,编萑布牛肉焉,屑桂与姜以洒诸上而盐之,干而食之。施羊亦如之,施麋、施鹿、施麇皆如牛羊。欲濡肉则释而煎之以醢,欲干肉则捶而食之。

糁:取牛羊豕之肉,三如一小切之,与稻米;稻米二肉一,合以为饵煎之。

肝菺:取狗肝一,幪之,以其菺濡炙之,举焦,其菺不蓼;取稻米举糔溲之,小切狼臅膏,以与稻米为酏。

礼,始于谨夫妇,为宫室,辨外内。男子居外,女子居内,深宫固门,阍寺守之。男不入,女不出。男女不同椸枷,不敢悬于夫之楎椸,不敢藏于夫之箧笥,不敢共湢浴。夫不在,敛枕箧簟席、襡器而藏之。少事长,贱事贵,咸如之。夫妇之礼,唯及七十,同藏无间。故妾虽老,年未满五十,必与五日之御。将御者,齐,漱浣,慎衣服,栉縰笄,总角,拂髦,衿缨綦屦。虽婢妾,衣服饮食必后长者。妻不在,妾御莫敢当夕。

妻将生子,及月辰,居侧室,夫使人日再问之,作而自问之,妻不敢见,使姆衣服而对,至于子生,夫复使人日再问之,夫齐则不入侧室之门。子生,男子设弧于门左,女子设帨于门右。三日,始负子,男射女否。国君世子生,告于君,接以大牢,宰掌具。三日,卜士负之,吉者宿齐朝服寝门外,诗负之,射人以桑弧蓬矢六。射天地四方,保受乃负之,宰醴负子,赐之束帛,卜士之妻、大夫之妾,使食子。凡接子,择日,冢子则大牢,庶人特豚,士特豕,大夫少牢,国君世子大牢,其非冢子,则皆降一等。异为孺子室于宫中,择于诸母与可者,必求其宽裕慈惠、温良恭敬、慎而寡言者,使为子师,其次为慈母,其次为保母,皆居子室,他人无事不往。三月之末,择日剪发为鬌,男角女羁,否则男左女右。是日也,妻以子见于父,贵人则为衣服,由命士以下,皆漱浣,男女夙兴,沐浴衣服,具视朔食,夫入门,升自阼阶。立于阼西乡,妻抱子出自房,当楣立东面。姆先,相曰:「母某敢用时日只见孺子。」夫对曰:「钦有帅。」父执子之右手,咳而名之。妻对曰:「记有成。」遂左还,授师,子师辩告诸妇诸母名,妻遂适寝。夫告宰名,宰辩告诸男名,书曰:「某年某月某日某生。」而藏之,宰告闾史,闾史书为二,其一藏诸闾府,其一献诸州史;州史献诸州伯,州伯命藏诸州府。夫入食如养礼。世子生,则君沐浴朝服,夫人亦如之,皆立于阼阶西乡,世妇抱子升自西阶,君名之,乃降。适子庶子见于外寝,抚其首咳而名之,礼帅初,无辞。凡名子,不以日月,不以国,不以隐疾;大夫、士之子,不敢与世子同名。妾将生子,及月辰,夫使人日一问之。子生三月之末,漱浣夙齐,见于内寝,礼之如始入室;君已食,彻焉,使之特馂,遂入御。公庶子生,就侧室。三月之末,其母沐浴朝服见于君,摈者以其子见,君所有赐,君名之。众子,则使有司名之。庶人无侧室者,及月辰,夫出居群室,其问之也,与子见父之礼,无以异也。凡父在,孙见于祖,祖亦名之,礼如子见父,无辞。食子者,三年而出,见于公宫则劬。大夫之子有食母,士之妻自养其子。由命士以上及大夫之子,旬而见。冢子未食而见,必执其右手,适子庶子已食而见,必循其首。子能食食,教以右手。能言,男唯女俞。男鞶革,女鞶丝。六年教之数与方名。七年男女不同席,不共食。八年出入门户及即席饮食,必后长者,始教之让。九年教之数日。十年出就外傅,居宿于外,学书计,衣不帛襦裤,礼帅初,朝夕学幼仪,请肄简谅。十有三年学乐,诵《诗》,舞《勺》,成童舞《象》,学射御。二十而冠,始学礼,可以衣裘帛,舞《大夏》,惇行孝弟,博学不教,内而不出。三十而有室,始理男事,博学无方,孙友视志。四十始仕,方物出谋发虑,道合则服从,不可则去。五十命为大夫,服官政。七十致事。凡男拜尚左手。女子十年不出,姆教婉娩听从,执麻枲,治丝茧,织纴组紃,学女事以共衣服,观于祭祀,纳酒浆、、笾豆、菹醢,礼相助奠。十有五年而笄,二十而嫁;有故,二十三年而嫁。聘则为妻,奔则为妾。凡女拜尚右手。

译文:

天子命令家宰,对万民百姓降下教令。儿子侍奉父母,应该在鸡叫头遍时就都洗手漱口,然后梳头,用淄帛束发作髻,插上发答,用一条丝带束住发根而垂其末于髻后,戴上假发作的刘海,戴上帽子,系好帽带,穿上玄端,系上蔽膝,系上大带,把笋插入带间。身上左右佩上常用之物。左边佩的是手帕、小刀、磨石、小胰和金隧。右边佩的是射箭用的决和捍,笔管和刀鞘,大稍和木隧。打好绑腿,穿好鞋子,系好鞋带。

媳妇侍奉公婆,如同儿子侍奉父母一样。也是鸡叫头遍的时候,就都起床洗手洗脸漱口,然后梳头,用绪帛束发作髻,插上替子,用一条丝带束住头根而垂其末于髻后,穿上玄色绢衣,系上大带。身上左右佩带的东西,左边和男子一样,右边则佩带针、笔管、线、丝绵、大腻、木隧六样东西。其中的针、笔管、线和丝绵都装在一个小袋子里。发上系条五彩丝绳,系好鞋带。作儿子的,作媳妇的,就应这样梳洗干净穿戴整齐地到父母或公婆那里去请安。

到了父母公婆的卧室,要柔声细气地问暖问寒;如果他们身上疼痛或疥癣作痒,就要恭敬按摩爬搔患处。他们出入走动时,有时要走在他们前边,有时要走在他们后边,并且恭敬地或拉住手,或搀住胳膊。请他们洗手时,年龄小点的捧着脸盆在下面接水,年龄大点地手执匡器从上方往他们手上浇水,洗过之后递给他们擦手巾。然后问他们想吃什么,恭恭敬敬地进上,和颜悦色的应承。厚粥、稀粥、酒、甜酒、菜肉羹、豆子、麦子、大麻子、稻、黍、粱、林,这些食品任其选择。在烹调的时候,还要加上枣子、栗子、糖稀、蜂蜜使其甘甜,用新鲜的或干燥的董、宣、白榆浸泡在粉芡汤里使其柔滑,用油脂拌和使其香美。一定要等到父母舅姑都品尝过以后才可告退。

子女尚未成年者,在鸡叫头遍时,也都起床洗手漱口,然后梳头,用细帛束发作髻,戴上用假发做的刘海,把头发札成总角式样,身上都用带子系个香囊。在天色微明时去向父母请安,问他们早点都吃了点什么,喝了点什么。如果父母已经用过早点,就可以告退;如果尚未用过,那就帮助哥嫂张罗安排。

家中所有的人,不论男女上下,在鸡叫头遍的时候,都要起来洗手漱口,穿戴整齐,把枕席收起来,洒水扫地,室内、堂上、庭中都要打扫,铺设坐席,各人做自己分内的事。还没有上学的小孩子可以早睡晚起,随他高兴,吃饭也没有固定的时间。儿子有命士以上爵位者,要和父亲住在不同的小院里。天刚明的时候到父母那里去请早安,献上好吃的东西表示孝敬。太阳出来以后才可向父母告退,然后各人干各自分内的事。太阳落了以后,还要到父母那里去请晚安,也要带上好吃的东西献上。

早晨起来以后,父母公婆如果将要坐下休息,儿子媳妇就要捧着席子请示朝哪边铺;他们如果要更换卧处,子辈中的年长者要捧着卧席请示脚朝哪头,再由子辈中的年少者移动坐榻,由家子家妇侍坐。这时候,侍者搬来几案让父母公婆依凭,然后为他们整理内务,将大席和贴身的竹席收起来,把被子悬挂起来,把枕头放进箱子,把贴身竹席收藏起来。父母公婆的衣服、被子、覃席、枕头、几案,不得随便移动地方,以免用时还要费神寻找;他们的手杖、鞋子,更要敬而远之,不可乱动;他们饮食用的器皿,不是吃他们剩下的饭就不敢用;他们的日常饮食之物,不是他们吃剩下的谁也不敢触动。如果是父母健在,他们每天的早饭晚饭,要由儿子和儿媳们帮助吃他们剩下的饭。既吃就要吃净,不可再有剩余。如果是父亲去世而母亲健在,每天的早饭晚饭,就由长子在旁照料,而母亲吃剩下的,由弟弟和弟媳们来吃,也要同样吃净,不再剩余。美味可口和易于消化的食品,如果父母吃不完,由小孩子们把它吃掉。

在父母公婆跟前,他们如果有事召唤,要先用“唯”答应,然后恭敬地回话。在父母公婆跟前,进退拐弯都要态度庄重,升降堂阶和出入门户都要俯身而行。在父母公婆跟前,不敢打饱嗝,不敢打喷嚏、咳嗽,不敢打呵欠、伸懒腰,不敢东倒西歪左靠右倚,不敢斜视,不敢吐唾沫、摸鼻涕。在他们跟前,感到寒冷也不敢加衣,身上发痒也不敢抓挠。在他们跟前,不是为长者干重活,不敢脱衣露臂;不是涉水,不敢撩起衣服。发现父母脸上有口水和鼻涕,要及时帮助擦掉。他们的冠带脏了,就蘸着灰汁洗涤;他们的衣裳脏了,就蘸着灰汁洗灌;他们的衣裳有裂口,就穿针引线把它缝好补好。每隔五天就烧些热水让他们洗澡,每隔三天让他们洗一次头。这期间,如果脸脏了,就烧热淘米水让他们洗脸;如果脚脏了,就烧点热水让他们洗脚。年少的侍奉年长的,卑贱者侍奉尊贵者,也要按照儿子媳妇侍奉父母公婆的礼节去做。

男子不讲应该由女人关心和从事的事,女子不讲应该由男人关心和力、理的事。如果不是举行祭祀和办理丧事,男女之间不能用手传递东西。如果必须传递东西,那么女方要用一个竹筐来承接。如果没有竹筐,就要由递东西的人坐下把东西放在地上,然后由接东西的人坐下把东西从地上取走。男女不在同一口井上汲水,不同用一间浴室洗澡,不互相通用一床寝席,不互相讨借东西,不能男女衣裳混着穿。闺门内讲的不可传之于外,闺门外讲的不可传之于内。男子进入内宅,不可以嘘声示意,也不可用手指指点点,免得使人感到鬼鬼祟祟。夜晚行路要点燃火把,没有火把就不要外出。女子出门,要以物遮面,如果是夜晚行路,也要点燃火把,否则便不外出,免得人们说三道四。走路,男人靠右边走,女人靠左边走。

做儿子做媳妇的,如果想要有个孝敬的美名,就必须对于父母公婆的旨意,一不要违背,二不要懈怠。父母公婆如果叫他们吃东西,虽然做儿子做媳妇的不喜欢吃,也要少尝一些,等到父母公婆察觉以后说声不爱吃也就算了,这才住口。父母公婆赐给他们衣服,虽不想穿也要暂时穿上,等到父母公婆发话说收起来吧,才能脱下。父母公婆交待他们要办的事,中途可能会叫他人代替来作,自己虽然不想让人代替,但也要姑且交给代替者来做,等到代替者把事情办糟之后,自己再心平气和地从头收拾。当儿子媳妇在辛勤劳作时,做父母公婆的很心疼他们,就一定要劝说他们别赶得那么紧,而且宁可让他们多休息几次。如果儿子和媳妇不孝敬公婆,也用不着生气埋怨,可以先教育他们。如果教育了也不管用,那就可以责罚他们;如果责罚还不管用,那就把儿子赶出家门,把媳妇休回娘家。即令如此,也不对人明言其过,免得家丑外扬。

父母有了过失,做儿子的要低声下气、和颜悦色地劝谏。劝谏如果不起作用,做儿子的就应更加恭敬更加孝顺,等到他们高兴的时候再次劝谏。再次劝谏也可能招致父母的不高兴,但是与其让父母得罪于乡党州间宁可自己犯颜苦谏。如果犯颜苦谏招致父母大怒,把自己打得皮破血流,那也不敢生气埋怨,而是更加恭敬更加孝顺。

父母有十分宠爱的贱妾及庶子、庶孙,即令父母去世,做儿子的也要终身敬重他们。儿子如果有两个妾,父母喜欢其中的一个,而儿子喜欢的则是另一个,那么,无论是在穿戴饮食方面,或是在干活方面,儿子喜欢的那一个都不敢攀比父母喜欢的那一个,即令是父母去世了也仍旧如此。儿子认为自己的妻子蛮好,但是父母看着不顺眼,那就应当休掉。儿子认为自己的妻子差劲,但是父母说:“这个媳妇很会侍候我们。”那么儿子就要以夫妇之礼相待,终身不变。

父母虽然去世了,儿子将做好事,想到这会给父母带来美名,就一定果敢地去做;如果是将做坏事,想到这会使父母跟着丢人,那就一定敛手不敢去做。

公公去世,婆婆就要把主持家务的事传给家妇。每逢祭祀或招待宾客,虽然婆婆此时已经放权,但家妇每事还要请示婆婆,不敢专断。而介妇遇事则要向家妇请示,不可直接请示婆婆。公婆使唤家妇,家妇不可懈怠,也不可自恃地位特殊而对介妇不友爱和无礼。公婆如果使唤介妇,介妇也不可忘乎所以,不敢和家妇攀比,不敢和家妇并肩而行、并肩而坐,不敢像家妇那样有权发号施令。不管是家妇、介妇,如果公婆没有发话让他们回自己的住室,她们就得一直在左右侍候,不敢告退。媳妇们有事想办,不论大事小事都一定要先请示公婆。当儿子当媳妇的,不能有属于自己的财货、牲畜、器物,不敢私自借出东西,不敢私自给人东西。媳妇如果得到娘家亲友馈赠的饮食、衣服、布帛、佩巾、造兰,在接受了以后要献给公婆;公婆接受了,媳妇就感到高兴,女风同自己刚接受了亲友的馈赠一样,如果公婆把东西又转赐我自己,那就要推辞;实在推辞不了,就要像重新受到公婆赏赐那样地接受下来,收藏好,以备公婆缺乏时再献。媳妇如果要向娘家亲友赠送什么东西,就要先向公婆察明原因,公婆拿出东西来赏赐自己,然后自己才可以送人。

一家的嫡子、庶子应该敬重全族的宗子、宗妇。即令嫡子、庶子地位高贵富有钱财,也不敢以此进入宗子之家去炫耀。即令是车马随从众多,也必须把他们安顿在宗子家的大门之外,自己只带少量的随从进入。自己的子弟如果被赐与器物、衣服、裘袅、车马,那就要从中挑选上等的献给宗子,然后自己才敢服用那些次等的。如果所献之物超过了宗子的爵位级别,宗子不得享用,那就不敢把这类物品带进宗子之门,否则,岂不成了以自己的富贵凌驾于宗子之上了吗!如果自己富裕,可以准备二只牺牲,挑选好的一只献给宗子,在宗子祭祖时,小宗夫妇都斋戒助祭于宗子之家,等到宗子祭祖完毕,然后才敢回家祭祀自己的父祖。

吃饭所用的谷物有六种:黍、翟、稻、粱、白黍、黄粱,每种还有熟获、生获的区别。

加撰时的膳食有:牛肉羹、羊肉羹、猪肉羹、烤牛肉,这四种分盛四豆,排成一行,放在最北边。接着往南的一行是肉酱、大块牛肉、肉酱、切细的牛肉,再接着往南的一行是烤羊肉、大块羊肉、肉酱、大块猪肉,再接着往南的一行是肉酱、大块猪肉、芥子酱、切细的鱼肉。以上四行,每行四豆,这是招待下大夫之礼。如果再加上野鸡、兔子、鹤鹑、鹤雀这四种干肉,那就是招待上大夫之礼了。

饮料有六种:一是重醋,即清糟兼有的甜酒。这种重醋,有用稻酿制的,有用黍酿制的,有用粱酿制的。二是稀粥,有时就以稀粥为醒,例如用黍煮的稀粥。三是浆,四是水,五是梅浆,六是凉粥。

酒有两大类:清酒和白酒。

羞篷中所盛的食物是:粮饵、粉誓。

国君燕食的饭谱是:蚌蛤酱、雕胡米、野鸡羹这三种配合着吃,麦饭、肉羹、鸡羹这三样配合着吃,大米饭、犬羹、兔羹这三样配合着吃。上述诸羹都要加入用佐料和米屑调制的汤,但不加寥菜。在煮小猪的时候,用苦菜把它包起来,去其腥味,在猪腹里塞入寥菜。在煮鸡时,加入酿酱,一在鸡腹中塞入寥菜。在煮鱼时,要加入鱼子酱,在鱼腹中塞入寥菜。在煮鳖时,要加入酿酱,在鳖腹中塞入寥菜。吃肉干时,配以蚁酱。吃肉羹时,配以兔肉酱。吃糜肉切片时,配以鱼肉酱。吃鱼切片时,配以芥子酱。吃生糜肉时,配以酿酱。吃桃干、梅干时,配以大盐。

调和食物的温热凉寒,要根据食物的种类来决定。凡是饭食一类,要像春天那样的温;凡是羹食一类,要像夏天那样的热;凡是酱类,要像秋天那样的凉;凡是饮料一类,要像冬天那样的寒。凡调味,春季可以让酸味多些,夏季可以让苦味多些,秋季可以让辛味多些,冬季可以让咸味多些。但无论哪个季节,都要同时加些枣栗怡蜜,使其甘甜;再加些粉芡汤和蔬菜,使其柔滑。主食和肉类的搭配也要注意使二者气味相成,具体地说就是:牛肉配稻,羊肉配黍,猪肉配樱,狗肉配粱,鹅配麦子,鱼配雕胡。春天适合吃小羊小猪,用牛油来烹调;夏天适合吃千难干鱼,用狗油来烹调;秋天适合吃小牛小鹿,用猪油来烹调;冬天适合吃鱼鹅,用羊油来烹调。国君燕食所用的美味有:牛肉干、鹿脯、野猪脯、康脯、璋脯,其中的糜、鹿、野猪、璋子不但可以制脯,而且可以切成薄片生吃。难羹、兔羹都搀有蔬菜。还有雀、鹤、蝉、蜂、木耳、菱角、积俱、枣子、栗子、棒子、柿子、瓜类、桃子、李子、梅子、杏子、山喳、梨子、姜、桂等,总共三十一种。

大夫的日常午饭、晚饭,如果有脍就不能有脯,如果有脯就不能有脍。士的日常午饭、晚饭,可以有羹与裁,但只能有一份,不得重设。百姓中六十岁以上的老人,非肉不饱,所以他们的午饭、晚饭必须见肉。

调和细切的鱼肉,春季用葱,秋季用芥子酱。调和细切的大肉片,春季用韭菜,秋季用寥菜。凝固的脂肪用葱来调味,油用燕来调味。牛羊猪三牲要搀入食茱英,用醋来调味,其他动物用梅酱调味。鹑羹、鸡羹、蒸驾,都要用寥菜搀和。纺药可以蒸吃,小鸟可以烧吃,野鸡可以或蒸或烧或作羹来吃,,这三种动物的调味品只用萝,不用寥菜。

不食幼鳖,吃狼肉要去掉它的肠子,吃狗肉要去掉狗肾,吃狸要去掉它的正脊,吃兔肉要去掉屁股,吃狐要扔掉狐头,吃鱼要扔掉肠子,吃鳖要去掉肛门。因为这些部位都对人体有害。吃肉要剔骨去筋,所以叫做“脱”。吃鱼要刮去鳞片,所以叫做“作”。枣子易沾尘土,吃时要擦净,所以叫做“新”。栗子好生虫,吃时要挑捡,所以叫做“选”。桃子多毛,吃时要拭去其毛,所以叫做“掸”。吃山喳、梨子时要去掉其核,所以叫做“钻”。

牛经常夜里鸣叫的,它的肉一定恶臭;羊毛稀少而且有的毛纠结在一起的,它的肉一定擅味重;狗的大腿内侧无毛而且走动急躁的,它的肉一定有躁味;鸟的羽毛暗淡无色而且叫声沙哑的,它的肉一定会有腐朽的臭味;猪的眼老是向着远处看而且上下睫毛相交的,它的肉一定腥味重;马是黑色脊背而且前腿有杂色毛的,它的肉一定如缕姑般臭。尾巴不足一手握长的小鸟,不能吃。鹅尾、天鹅和猫头鹰的胁侧薄肉、鸭尾、鸡肝、鹅肾、鸭的脾脏和小肠、鹿胃,这些部位都对人体有害,所以不能吃。

凡是把生肉切碎搀菜煮吃时,不管是哪种牲肉,切得较细的就叫脍,切得较粗的就叫轩。还有一种说法:糜肉、鹿肉、鱼肉切得较粗,那叫范;糜肉切得较细,那叫辟鸡;野猪肉切得较粗,那叫轩;兔肉切得较细,那叫宛脾。不管粗切细切,都要把葱和燕切碎,和肉拌在一起浸到醋里,使肉变软。

羹和饭是人们的主食,上自诸侯,下至老百姓,一般情况下,在这方面没啥差别。大夫不到一定的年龄,就没有常置左右备食的美味。大夫到了七十岁,就可以有存放秩膳的阁架了。天子的这种阁架,左夹室五个,右夹室五个,总共十个。公、侯、伯的阁架有五个,皆置于房中。大夫的阁架是三个,也在房中。士的地位卑下,房内只有一个存放食品的土台子,叫站,不叫阁。

凡是招待老人的宴会,有虞氏用燕礼,夏后氏用飨礼,殷人用食礼,周人遵循古制而三礼兼用。五十岁的老人就可以参加在乡学中举行的敬老宴,六十岁的老人就可以参加在王宫小学中举行的敬老宴,七十岁的老人就可以参加在大学中举行的敬老宴。从天子到诸侯都适用这条规定。人到了八十岁精力已衰,在拜受君命时,只要跪下去连叩两次头就可以了。盲人行动不便,也可照此办理。九十岁的老人越发体衰,可以让他人代替自己拜受君命。五十岁以上的老人,可以不吃粗粮而吃细粮;六十岁以上的老人没有肉就吃不饱,所以要常备有肉;七十岁以上的老人饿得快,每顿饭要多做一份,以备零食;八十岁以上的老人,要常吃珍美的食品;九十岁以上的老人,其住室中经常存有食品,无论他走到哪里,随身都备有饮食。人到了六十岁,做子女的就要为其准备需要一年时间才能做好的丧葬用品;人到了七十岁,就要为其准备需要一季时间才能做好的丧葬用品;人到了八十岁,就要为其准备需要一个月时间才能做好的丧葬用品;人到了九十岁,就要为其准备需要一天时间才能做好的丧葬用品;只有绞、纷、袅、冒,这些东西做得快,所以死后再做也不迟。人到了五十岁就开始衰老,到了六十岁饭没有肉就吃不饱,到了七十岁没有丝绵就会感到身上不暖,到了八十岁没有人暖被窝就睡不暖和,到了九十岁即令有人暖被也睡不暖和了。五十岁以后可以拄杖于家,六十岁以后可以拄杖于乡,七十岁以后可以拄杖于国都,八十岁以后可以拄杖上朝,九十岁以后,天子若有事询问,就应派人到他家请教,还要带上好吃的。大夫到了七十岁,就可以不在朝里侍候;八十以后,天子要每月派人前去问安;九十岁以后,天子每天要派人送去食品。平民到了五十岁就不服劳役,六十以后就不服兵役,七十以后就不再参与应酬宾客的活动,八十以后就连祭祀丧葬这类重要的事也不参与了。五十以后得到封爵,六十以后不亲自向别人请教,七十以后就告老退休,遇到丧事只要身穿孝服就行,其他礼数全免。夏、商、周三代的敬老宴,都要依据户籍来核实参加宴会老人的年龄。家有八十岁以上老人者,可以豁免家中一名成员的劳役;家有九十岁以上老人者,可以豁免全家成员的劳役。盲人的待遇同此。只要父母健在,儿子年龄再大也只能立侍在旁,不敢坐下。有虞氏在上库设宴款待国老,在下库设宴款待庶老。夏后氏在东序设宴款待国老,在西序设宴款待庶老。殷人在右学设宴款待国老,在左学设宴款待庶老。周人在东郊设宴款待国老,在虞痒设宴款待庶老。虞库在王城的西郊。有虞氏的时代,祭祀时头戴叫做“皇”的冠,养老时穿深衣。夏代,祭祀时头戴叫做“收”的冠,养老时穿燕衣。殷人祭祀时头戴叫做“辱”的冠,养老时穿编衣。周人祭祀时戴冕,养老时穿玄衣。耳目也者.

曾子说:“孝子的养老,首先在于使父母内心快乐,不违背他们的旨意;其次才是言行循礼,使他们听起来高兴,看起来快乐,使他们起居安适,在饮食方面尽心侍候周到,直到孝子死而后已。所谓“终身”孝敬父母,不是说终父母的一生,而是终孝子自己的一生。所以,虽然父母已经去世,但他们生前所爱的,自己也要爱;他们生前所敬的,自己也要敬;就是对他们喜欢的犬马也都是如此对待,更何况对他们爱敬的人呢!”

凡举行养老之礼,五帝时着重于效法他们,以为榜样;三王时除了有效法的含义以外,还在养老典礼上请他们训话。五帝时着重于效法他们,为了颐养他时的身心,就没有设下“乞言”这个节目,只是把他们的优良德行记载下来,成为敦厚之史。三王养老也效法老人们的德行,但在养老典礼临近结束时要请他们训话,留下宝贵意见,但这样做也不是硬性强迫,而是随老人们的自觉自愿。三王也要把老人的善言厚德记录下来,成为敦厚之史。

八珍之一的淳熬,其做法是用稻米做成核把,把煎过的肉酱摊在橄把上,再浇上油,这就是淳熬。八珍之二的淳母,其做法类似淳熬,只不过是用黍米粉作饼,把煎过的肉酱摊在饼上,再浇上油,就成了淳母。八珍之三是炮豚,八珍之四是炮羊。炮的制作过程是,先取来小猪或母羊,宰杀后淘净内脏,把枣子塞进腹腔内,用芦苇编成的箔把它裹起来,外面再涂上一层搀有草桔的泥巴,然后放在火上烤,等到把泥巴烤干,将泥巴剥掉,然后把手洗净,把皮肉表面上的一层薄膜搓掉。然后再取来稻米粉,加水拌成稀粥,敷在小猪身上,放在小鼎中用油来煎,小鼎中的油一定要淹掉小猪。然后搞来大锅,烧开其中的水,将盛有小猪或羊脯的小鼎置于锅内,注意不要让水面超过小鼎的高度,以免进水。这样连续加热,三天三夜不停火,将肉取出时就非常之烂,吃的时候再用醋和肉酱来调味。捣珍是八珍之五,其做法是:以牛肉、羊肉、糜肉、鹿肉、璋肉作原料,一定要取其嫩美的里脊部分,牛肉一份,羊肉、糜肉、鹿肉、璋肉也各取同样的一等份,将它们搅拌在一起,反复捶打,去掉筋键,煮熟以后出锅,去掉肉膜,吃时再用醋和肉酱调味就行了。渍是八珍之六,其做法是:一定要以新鲜牛肉作原料,切得薄薄的,切时一定要切断肉的纹理,然后浸泡到美酒里面,大约过上十二天就算成了,吃的时候再用醋、肉酱、梅浆来调味。熬是八珍之七,其作法是:先把牛肉捶捣一下,去掉薄膜和筋腿,然后取来编好的芦箔,把牛肉摊在上面,先洒上桂屑姜末,再洒上盐,然后用火烘干烤熟,就可以吃了。用羊肉或糜、鹿、璋肉也可以制熬,其方法和用牛肉制熬一样。如果不喜欢吃干肉,也可以用水泡软,以肉酱煎着吃;如果喜欢吃干肉,那么捶捣一下就可以吃了。肝臀是八珍之八,其做法是:取一副狗肝,用它的肠脂把肝包起来,再用肉酱拌和湿润,放在火上烤,等到脂肪烤焦,肝也就熟了,吃时可以不用寥菜。掺食的做法是:取牛、羊、猪之肉各一等份,切碎,与稻米粉揉拌到一起,米粉与肉的比例是二比一,捏成糕的模样,用油来炸,出锅就成了。取稻米粉加水调和,再加入切碎的牛羊猪的胸间脂肪,一起制成厚粥。

慎重地处理夫妇关系非常必要,因为它是所有礼的根本。建造宫室,要严格区别内外。男子居外,女子居内。宫殿深邃,宫门重重,门外有阁人把守,后宫有寺人掌管。男不入内,女不出外。男女不使用共同的衣架。做妻子的不敢把自己的衣服挂在丈夫的衣架上,不敢把自己的衣服存放到丈夫的衣箱里,不敢和丈夫在同一间浴室洗澡。丈夫若不在家,妻子就要把丈夫的枕头收到箱子里,覃席也收起来,丈夫的其他用器也都收藏妥当。年少的侍奉年长的,卑贱者侍奉尊贵者,也都应如此。按照夫妇之礼,只有夫妻到了七十岁,两口子才能不避嫌地一直同居共寝,否则就要与妾轮流侍夜。所以妾即使年老,只要尚未年满五十,就必须每五天轮流一次侍夜。轮到哪一位侍夜,就要像臣之朝君那样,齐其心志,洁净内外,穿上合乎身份的礼服,梳好头发,系上香囊,穿好鞋子,毕恭毕敬地前去。即使是受到主人宠爱的埠妾,她的衣服和饮食也不敢恃宠乱来,以至于超过身份高于她的女人。不论是国君还是卿大夫士,如果正妻不在家,那么轮到正妻侍夜的那一夜,妾也不敢前往夫寝代替正妻侍夜,而必须把这一夜空下来,以严妻妾之别。

妻将生产,到了临产的月份,就要由燕寝搬到侧室待产,这期间,丈夫要派人一天两次去问候。到了临产的时刻,丈夫要亲自前去问候。这时候妻子因为衣饰不整,不敢露面,就派贴身的女师穿戴整齐回答丈夫。孩子生下以后,丈夫还要一天两次地派人去问候。如果妻子生产时适逢丈夫斋戒,丈夫就不到侧室去间候。孩子生下以后,如果是男孩子,就在侧室门左挂一张木弓作为标志;如果是女孩子,就在侧室门右挂一条佩巾作为标志。到了第三天才抱新生儿出来。如果是男孩,就行射礼;如果是女孩,就免了。

国君的嫡长子出生,要报告国君,以太牢之礼迎接嫡长子的诞生,由膳宰之官负责安排。第三天,卜选一位抱新生儿的士,被选中的士要在前一天就斋戒,穿上朝服,在路寝门外等候,把新生儿接过来抱着。此后,射人用桑木之弓射出六支蓬草之箭,一箭射天,表示将来敬事夭神;一箭射地,表示将来敬事地抵;四箭分射东西南北,表示将来威服四方。然后保母把新生儿接过来抱着,膳宰便开始以一献之礼向抱子的士敬洒,并赐给他五匹帛作为酬谢。还要从士之妻、大夫之妾当中卜选一个乳汁多的,让她来作新生儿的奶娘。

凡举行迎接新生儿诞生的仪式,一定要在三天之内选个吉日。所用的牢具,天子的家子是太牢,庶人的家子是一只小猪,士的家子也是一只小猪,诸侯的家子也是太牢。如果不是家子,牢具的规格都要分别降低一等。

幼儿出生后,要在宫中单独打扫一处房子供他居住。要从国君的众妾和傅母中,挑选出性情宽厚、慈惠、温良、恭敬、谨慎而不喜欢多嘴多舌的,做幼儿的老师,其次做幼儿的慈母,再其次做幼儿的保母,奶娘则光管喂奶而已,这些人统统和幼儿同居一室。他人无事,不得前往,以免惊动幼儿。

幼儿出生的第三个月之末,要选择一个吉日为幼儿剪发。但按规矩不能把胎发全部剪掉,要留下一部分,男的留个“角”,女的留个“羁”,或者男的留左边,女的留右边。这一天,妻子要带着幼儿拜见幼儿之父。如果是大夫以上之家,夫妇都要另制新衣;自命士以下,虽不另制新衣,但也要把旧衣洗得干干净净再穿。男男女女都要一早起身,洗头洗澡,穿上礼服。为夫妇准备的膳食,比照每月初一的膳食规格。丈夫进入正寝的门,从昨阶登堂,站在昨阶上,面向西;妻由侧室来到夫的正寝,升自北阶、抱着幼儿从东房出来,在西阶上当循而立,面向东。这时,女师站在妻侧稍前,帮助传话说:“儿的母亲某氏,今天将恭敬地携带小儿拜见其父。”丈夫回答说:“你要教导小儿恭敬地遵循正道。”父亲拉着小儿的右手,含着笑给小儿取了个名。妻子回答说:“我会铭记此名的深刻含义,努力使儿将来有所成就。”说罢,就转身向左把小儿递给教师。教师将小儿之名遍告诸妇、诸母,命名仪式结束,妻子就走回丈夫的燕寝。丈夫把小儿的名告诉给宰,宰又转告给同姓的父兄子弟,同时在简策上写上“某年某月某日某生”,然后收藏起来。宰又将小儿之名与生辰上报间史,间史登记为两份,一份存放到间府,另一份逐级上报,最后报告给州史。州史又报告给州长,州长则命令存放到州府。丈夫也返回燕寝,与妻子同食,如同平时夫妇供养的常礼一样。

国君的太子出生,到了三月之末命名之日,国君要洗头洗澡,穿上朝服,夫人也一样,都立在昨阶上,面向西。幼儿由世妇抱着,升自西阶,立在西阶上,面向东。等到国君为幼儿命名之后,世妇才抱着幼儿退下。如果是太子的同母弟出生,则由夫人抱着在正寝拜见国君,国君抚摸着幼儿的头,含着笑为他命名。命名的礼节基本上与太子相同,只是没有国君和夫人的对答之辞。

为儿子取名,不要用日月为名,不要以国名为名,不要以身上的暗疾为名。大夫和士的儿子取名,不敢与太子同名。

大夫、士的妾将要生子,到了临产的月份,丈夫要每天派人去问候一次。孩子生下以后,到了第三个月的末尾,也要选个吉日,大家都洗漱整洁,而且前一天就斋戒,妾抱幼儿与夫相见于内寝,丈夫用妾刚嫁来时的礼节对待她。丈夫吃过以后,把食物撤下,让她一个人吃剩下的食物,以示优待。然后就由她来侍候丈夫过夜。

国君的妾生子,要到侧室去生。到了孩子生下满三个月的那天,幼儿的母亲要洗头洗澡,穿上礼服,由摈者抱着幼儿一道去拜见国君。国君如果对此妾有所偏爱,就亲自为幼儿取名;如果是非所宠爱之妾所生之子,就由有关官员取名。

老百姓的家中可能没有侧室作为产房,而是夫妻二人同寝,在这种情况下,妻子到了该分娩的时候,丈夫就要从寝室避开,随便找个房间住下。至于待产期间丈夫每天派人前去问候,以及满三个月后的抱子见父,其礼数都和士大夫一样。

凡是幼儿的祖父健在,那么到了三月之末,要举行幼儿拜见祖父之礼,祖父也要给幼儿取名,拜见的礼节就和子见父一样,只是没有应对之辞罢了。

为国君之子喂奶的士妻或大夫之妾,三年以后可以回家。回家之前,国君在公宫接见她们,并且有所赏赐以表慰劳。大夫之子有乳母喂养,士的妻地位卑贱,自己生的只能自己喂养。

由命士以上及大夫之子,通常是生下以后满三个月才父子相见,但也有的是生下十日以后即相见。幼儿如果是家子,那是正统,父子相见之礼就在夫妻未食之前相见,父亲还要拉住幼儿的右手;如果幼儿是嫡子、庶子,并非正统,父子相见之礼就在夫妻(或妾)进食之后相见,见面时父亲只须抚摸幼儿的头。

幼儿会自己吃饭了,就要教他使用右手。幼儿会说话了,就要教他们学习答话,男孩用“唯”,女孩用“俞”。身上带的荷包,男孩的以皮革制成,表示长大将从事勇武之事;女孩的以丝帛制成,表示长大将从事女红之事。到了六岁,要教他识数和辨认东南西北。到了七岁,开始教以男女有别,男孩和女孩,坐不同席,吃饭也不同席、到了八岁,出门进门,坐桌吃饭,一定要让长者在前,开始让他们懂得敬让长者的道理。到了九岁,要教他们知道朔望和会用干支记日。到了十岁,女孩就要留在家里,而男孩则要离开家跟着外边的老师学习,在外边的小学里住宿,学习识字和算术。这时候穿的衣裤都不用帛来做,以防止奢侈之心产生;此前所教的规矩,还要遵循勿怠。早晚学习洒扫进退的礼节,勤习简策,学习以诚待人。到了十三岁,开始学习乐器,诵读诗歌,学习舞《勺》。到了十五岁,要学习舞《象》,学习射箭和驾车。到了二十岁,举行加冠礼,表示已是成人了,就要开始学习五礼。这时候可以穿皮衣,穿帛制之衣,舞《大夏》之舞。要笃行孝J涕,广泛地学习各种知识,但尚不足以教育他人,要努力地积累德行,但尚不足以为人师表。到了三十岁,娶妻成家,开始受田服役,要广泛讨教,学无常师,对朋友谦逊,其志尚远大者始与之交往。到了四十岁,开始做官,出谋划策都要醉酌再三,如果君臣道合则就职任事,否则就离开。到了五十岁,受命为大夫,参与邦国大事。到了七十岁,年老体衰,就该告老退休。凡男子行拜礼,左手在上,右手在下。

女孩子长到十岁就不能像男孩子那样外出,必须呆在家里由女师教她们如何说话才算柔婉,如何打扮才算贞静,如何举动才算听从,还要教她们绩麻缥丝,织布织增,编织丝带等女红之事,以供制作衣服。还要让她们观摩祭祀活动,传递酒浆、篷豆、范酿等祭品祭器,按照礼节规定帮助长者安放祭品。到了十五岁,举行笋礼,表示已进入成年。到了二十岁,可以出嫁;如有特殊原因,可推迟到二十三岁才嫁。如果是明媒正娶,六礼齐备,那就是与丈夫平等的正妻;如果是无媒自通,六礼不备,那就是贱妾。凡是女子行拜礼,右手在上,左手在下。

章节信息
浏览: 最近更新:2018-09-04